我不算谁的附庸,也不是某段的支流河。比起这些,我更想成为一场顷刻间的滂沱,旷野里乍起的风波,又或是唐朝遗风外悬着的唯一月色。

人生本就是一首代写的诗歌,而他们的文字浅薄,不该被潦草地印刷着。所以在我笔下,“一重山有一重山的错落,我也有我的平仄。”

我不是谁的复刻,也不是花窗上顺手挂起的木铎。比起这些,我更想客串一个孤胆英雄的袍泽,城门下叫阵的说客,又或是杏花春雨中悠然独立的马车。

人生本就是一只未琢的皮壳,而他们的刻刀软弱,不该被敷衍地刮蹭着。所以在我手中,“一笔锋有一笔锋的着墨,我有我的舍得。”

1条评论 点击评论

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。

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。

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,这是一篇测试文章。

阅读全文

暂无评论

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,这是一篇测试短文。

1.jpg
1.jpg
1.jpg

14条评论 点击评论